021-80358600
wx掃一掃,關注我們
  • page
  • page
  • page
【界面】殷哲:自己做的菜要自己喜歡吃

發表于 : 2019年01月03日

剛認識他的時候,他在交通銀行上海分行私人金融業務部,那時他給人最深的印象是:從前臺到后臺,大事小事、甚至客戶私事,他都放在自己身上,對客戶特別認真負責;后來他去了湘財證券,擔任私人金融總部副總經理。都是當時金融圈里少有人去的地方。

2005年的夏天,湘財證券因故全面重組而剝離汪靜波、殷哲所在的財富管理部門。隨后,二人離職創辦當時的“異類”而少有人知的財富管理公司:諾亞財富,無意中成為了這個行業的開創者,并于5年后率領團隊于紐交所敲鐘上市。

2010年,殷哲與汪靜波達成共識,上溯到行業上游,從一家“渠道公司”再造一家“投研生產公司”。而“歌斐”的名字,正是出自“諾亞方舟”的造船材料歌斐木。

諾亞財富成立歌斐資產,一腳踏入資產管理領域,率先為中國內地高凈值用戶推出了投資工具私募股權投資母基金(VC/PE FOF)。

2016年,歌斐資產增設直投業務。在外界還稍感驚訝的時刻,殷哲已經飛去美國,成立當地直投團隊,以母基金+直投的形式挑選美國前沿創業公司。

如今,歌斐資產旗下母基金近年來依靠所投PE,分享了包括蔚來汽車、今日頭條等多家獨角獸企業的成長紅利。

這是迄今為止,殷哲一路走過的路。從臺下只有幾個大姐聆聽他的理財講座,到如今面對同行的推崇,管理千億資金,殷哲理性的微笑下始終自帶沉穩,一股屬于上海人的低調下透著堅韌。印象中,殷哲喜歡不斷地強調一條金融投資領域的真理:做多數人去做的事情,沒有超額回報;只有和別人做的不一樣,才有真正的生機。

殷哲現任歌斐資產CEO,同時,還是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母基金專業委員會聯席主席。

歌斐資產是諾亞財富集團(即諾亞控股有限公司)旗下專業的資產管理平臺。以母基金為產品主線,業務范圍涵蓋私募股權投資、房地產基金投資、公開市場投資、機構渠道業務、家族財富及全權委托業務等多元化領域。目前,歌斐資產,事實上已經成為一家“全類別”機構。其中,母基金是其中的核心,S基金與直投成為補充,串聯起中國高凈值用戶與優質PE,通過PE又連接了中國所有的風口行業與公司。擁有歌斐資產的諾亞財富,既有“融”又有“研”,還有“投”,產品線之全,在行業內幾乎沒有第二家。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,歌斐資產管理規模已達1641.6億人民幣。

對話:

界面:關于財富管理,我們已經做了很久了,但是今年還蠻難的,投資人覺得好像沒有什么好產品,整個業內也比較悲觀,你們怎么看呢?

殷哲:其實任何行業都有一個先發優勢,諾亞基本是占位成功。但是,你知道其實中國人大多是沒有投資意識的,要不就做股票,要不就買房子,或者買國債。諾亞在03年開始做關于個人的財富管理,應該還是趕上了一個好時機,因為那時銀行還沒注重個人業務,給了我們幫客戶做財富管理的機會。在開始一個行業初創的時候,都是一個從無到有過程,都是粗放式的增長,都是先滿足客戶的需求,解決客戶的痛點。表面上看是商業模式、技術含量。但實際上,更多的其實還是你的出發點初心,金融的本質肯定是不變的,核心還是圍繞金融產品的投資、收益風險、流動性做匹配。

諾亞一直堅持我們自己的一些最關鍵的標準建立,比如說每個資產都要去理解資產背后的風險到底在哪里?雖然說發展到現在有累計5000多億的規模,其中還是難免碰到過一些風險事件,因為金融本身就是跟風險相關。

我們一直堅持不做資金池,每個項目都隔離,有托管。出現風險被暴露,那也是要認的。

界面:你們現在有沒有兌付的產品嗎?

殷總:肯定有,過去碰到過處理完的,現在正在處理的都有,但絕對占比很低,因為我們每個產品都是隔離的,沒有資金池,所以有狀況延期的或者碰到風險的,就容易被放大。不過我們在全力以赴的處理。前些日子我去江陰碰到一個諾亞客戶,他說自己買了諾亞產品表現不好的也有,但好在買了諾亞的股票賺錢。

界面:他是買了你們家美股,對吧?

殷哲:對。我們這個行業,你怎么樣選擇到合適的客戶,做好投資者教育,是一個方面;但更核心的是我們自己選擇不做資金池,每個項目透明、隔離。做任何事都會有利有弊,我們長期是健康的,但是過程當中肯定會有項目表現不好,壓力難免,這是我們應該承擔的。對我們來說,始終提升投資能力,讓投資人越來越理解投資,越來越理解風險。讓錢變得更聰明,這對整個中國的資金的有效利用都是有價值的。

界面:我知道其實你自己是很厭惡風險的,基本都不買股票,現在怎么樣?

殷哲:我自己不直接操作股票,有從業限制,但通過基金投資都賺錢的。

界面:怎么做到的呢?

殷哲:其實很簡單,市場熱的時候你別投進去,市場不好的話反而是投資時機,然后持有時間長一點,就好了。比如,我們第一期的Top30我到現在還持有,現在基本上都是投我們自己的歌斐產品,這也是利益一致性的表現。

界面:關于資產配置,你是怎么理解的?

殷哲:一個企業家,如果沒有經歷過成熟市場,你說穩健投資他是很難接受的。中國改革開放40年,早年下海的都賺錢了,現在下海,卻不一定賺錢了,因為市場階段不同。以前是企業家膽子大的都賺錢;現在膽子大的很危險,被去杠桿了。

在這個時候,經歷過風險了,就會考慮如何穩健投資。我們今年年會家族財富管理和資產配置的主題,客戶特別愿意聽。而資產配置,其實就是要注重長期,要先有一個長期的目標,這點很重要。假設自己目標都不清楚的話,基本上就沒法做配置。第二要有紀律性和框架。沒有紀律性,只有個長期目標,做的時候就容易走偏。紀律和框架就是我們說的戰略資產配置,就是建力資產配置的體系;實施的過程就是不斷完善動態的平衡和調整。

第三就是你在選擇具體管理人的時候,要有一個優選體系。普通投資人其實信息是高度不對稱的,我們就扮演這個角色。所以我們自己不斷的打造資產的篩選,管理人篩選體系。這一塊做好給到客戶,大概率可能獲得一個比較長期的穩健回報。

客戶規模越大對資產配置的需求越大。做財富管理,最終是幫客戶保住財富。我覺得這個目標這么多年來其實都沒變。

過去,我們試圖讓客戶有自己的判斷和選擇的能力,但其實還沒到這個階段,很多個人客戶,他沒有專業判斷能力,所以單一項目面臨的投資風險很大。我們現在所有的產品都是考慮做組合做配置,而且是組合配置多元化,底層資產、基礎資產要分散,真正做到資產配置。

從Fund of Funds的角度來說,就是更分散風險的一個組合。我們固定收益的資產,也是從底層基礎資產開始分散;消費信貸汽車金融,供應鏈金融都是底層資產分散的;二級市場更是分散的。只有做分散、做組合、做配置才能夠緩釋風險。我們全資產配置,傳承基金,全權委托家族財富管理,那更是一個大資產配置,通過這樣方式才能夠適度的緩釋風險。

界面:你們從諾亞到歌斐,又是怎樣去給客戶做什么樣的匹配呢?

殷哲:諾亞,是幫客戶去選產品,決策權還是在客戶那里。歌斐,就等于是作為資產管理公司,是根據滿足客戶的需求來創造的,是一個配置性多類別資產的管理公司。我們很多產品的期限都很長。

諾亞是一個開放式平臺,所有市場上的產品都會選擇。諾亞的配置比例是5800個億,歌斐現在存量規模是1600個億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我們選擇外部的產品要多于內部管理的產品。

界面:現在銀行開設理財子公司,各家基金公司都特別關注,你們怎么看呢?

殷哲:銀行本來在基金公司看來是一個渠道,沒有自己做資產管理,他都是選擇外部的基金管理,現在他自己可以做了,要分流量了,確實是一個競爭。這個跟諾亞也很像,我們做了歌斐,但不代表我們不會選擇外部的產品,就是總比例來說,可能1/3是自己的,2/3還是外部許多管理人的。而且在類別上面,在業務上面也是有互補的,比如說我們除了做Fund of Funds母基金的,還有做直接投資的,除了私募股權外,也有房地產、二級市場、另類信貸,因為我是個配置型的資產管理公司,所以說跟外部資產管理公司也有合作。我想銀行也會走這條路。但是銀行相對來說,它承受風險的能力比我們要更低一點,資產期限可能會更短一些。

界面:你覺得以后會跟他們成什么關系呢?

殷哲:我們跟他市場上永遠是有競爭和合作。但是現在我們還不是在同一個層面競爭,銀行規模很大,我們相對小。現在這個市場已經競爭非常激烈了。這個時候,競爭不是靠誰先發優勢,而是靠是不是有一個好的制度體系,好的人才結構,核心價值觀和做這個業務的基因,是不是能夠匹配客戶的長期需求,最后拼的是核心能力的競爭。對于資產管理來說,像歌斐的核心,其實就是投資能力、配置能力,以及理解客戶的能力。結合諾亞,就是和客戶的深度關系。停留在過去,肯定是不夠的,因為人家也會模仿。對我們來說,要不斷思考和客戶的粘性在哪里,思考核心投資能力如何不斷的建設,建立更高的壁壘。

界面:S基金(Private equity secondary fund,亦稱為“PE二級市場基金”)似乎在一夜之間變得炙手可熱!這是許多中國PE圈內人士的共同感受。而你們之前已經事先就進入了S基金這個領域,你們現在做的怎么樣?

殷哲:我們其實在不同的資產類別上面,都在不斷地開拓。對于投資來說,三個最重要的核心:收益、風險和流動性,他們之間的關系和平衡。S基金就是圍繞著流動性需求為出發點的。我們2013年開始做,也是順應著市場上LP的需求,從我們母基金的經驗開始逐漸過渡,然后再到項目的投資,它其實是一個整體,是投資生態圈當中一個重要部分,我們確實提前布局了這個類別。

從歌斐的角度來說,2010年做私募股權,2012年做房地產,2013年做二級市場布局,2014年做另類信貸,2015年做全權委托,2016年開始在美國設點,我們的布局一步一步看的話,其實就是圍繞客戶的需求,未雨綢繆。

在市場還不太熱的時候,你先去建立起來。當市場大熱的時候,市場風口來了,我們已經在里面。

但是并不是說只要是S基金都一定是表現更好的,也需要考驗管理人有沒有具備核心能力:一個是你能夠有機會接觸到這些項目,人家有轉讓的需求,你能夠第一時間知道;第二就是對項目地估值有判斷,到底打多少折是合理的、安全的。

對于S基金的估值是一個很復雜的事情,這就看你自己的深度能力有多深,而我們一開始就在思考怎樣不斷的去建立這個能力。

界面:畢竟客戶基本不懂。

殷哲:基金管理人就是靠專業和信息優勢創造價值的。

界面:但是他們會跟著你們買

殷哲:可能就是客戶的信任,因為這么多年他們看到我們這么一步步怎么做的。另一方面客戶的需求是比較旺盛的,但是回過頭來Secondary市場容量是有限的。

我們做這么多年投資教育,其實也是試圖讓客戶理解你的模式是什么,具體怎么操作,他理解了信任了才會投,我們也希望客戶不要跟風投資。

界面:所以你一直說資產管理是一種強關系的生意。

殷哲:核心就是信任,客戶能夠把這么多錢交給你來管理,本身就是以信任為基礎的。所以我很奇怪一些P2P公司,為什么能夠這么容易拿到錢,吸引的哪類客戶,是因為是小額?是收益率高?還是因為是送了兩桶油、兩桶米?可能也反映出人性吧。

界面:現在大家都說2018年難,但是2019年更難,經濟還沒見底,你們怎么看?

殷哲:市場確實很有挑戰,多看少動,等待市場時機出現,市場本身估值也在一個修復的過程當中。但市場越是跌的話,就越是有機會。比如說二級市場,過去可能假設能找到一個10倍股,現在可能是20倍股.公司假設基本面沒變化,只是市場的原因導致股價下跌,不是有更好的機會嗎?當然投資本身復雜性很高,因為本身經營主體都在發生變化。但基本是市場越是跌越有機會。

大家在低位的時候發行產品是少了,但回過頭來你在低位的時候投資所產生的收益是高的。我們2018年開始服務一些家族客戶,定制專戶,他們本身有自己的理解,反而有時候更容易能夠達成投資共識。有時不在于服務特別多的客戶,在于你能夠服務更有品質的客戶、理念更對的客戶。

很多時候,風險背后代表的是可能的潛在收益。從大類資產配置來說,如果不投一些風險資產,也有風險,除非你的投資預期很低?;故譴喲罄嘧什渲煤妥楹俠此?,像我們的全權委托,今年二級市場表現也跌一點,跌3%,但是整體來說還賺錢。是因為其他類別的資產收益cover掉在二級市場的損失,說不定過幾年二級市場收益就回來了。投資要看整體的回報。

有時候我們會在組合當中,比如二級市場當中專門做一個對沖的黑天鵝基金來幫助防止風險,平時他都是負回報的,但是一旦出現特別不好的市場時機的時候,它就可能產生大量的正回報來彌補收益。

界面:你們這么多年的投資者教育最成功的在哪里?或者說你覺得有什么是可以分享的?

殷哲:這是一個很好的話題。

我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十年之前很多客戶上來就問:你這個產品大概有多少收益?這幾年開始有相當一批客戶會說:這個產品的風險是什么?能不能給我講一講?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非常重要一個進步,客戶開始更關注去理解風險在哪里。

現在很多客戶開始注重合同條款,甚至有他自己的律師來把關。我們看到家族客戶,過去很多時候是他自己賺了錢以后自己投資,投了一堆產品;現在更多的開始說幫我整理一下我投的這些產品總體組合情況如何?配置怎樣?甚至還開始思考怎么樣組建一個專業化的團隊。從過去的個人拍腦袋到現在有一個專業化的團隊來跟進,這代表了大的趨勢。

總體來說,經歷風險才能夠理解風險。

做生意其實很多都是相通的。我們有一些超級大客戶,他自己的企業經營管理做得非常好,你通過對他企業的運作了解他的價值觀。不賺快錢,不賺杠桿的錢,這種客戶相對說就比較穩健,投資也比較成熟。一個人的投資心態決定了他的投資結果。有些客戶對他自己的行業理解特別有深度,有些甚至就是細分行業的龍頭,他們還會回過頭來向給我們提供很多行業的專業見解,很有價值。

比如說我們在消費金融方面的一些公司,我們除了股權投資它,我們還可以給他ABS融資。它上市以后,回過頭來又可以成為我們的客戶,是一個全鏈條。

我跟我們的合伙人一直說,做資產管理行業,首先第一條是自己做的菜自己要喜歡吃,你自己都不喜歡吃的話,憑什么燒給別人吃。

界面:現在打破剛兌的話,你覺得大家各有什么機會?

殷哲:打破剛兌是肯定是必須的。從長期來說,就是大家都在一個起跑線上去競爭,但是回過頭來,客戶還是喜歡剛兌的,有一個陣痛的過程。未來慢慢的,那些賺傻錢賺快錢的就會消失。大家都會知道投資是有風險的,不是只拼收益率的。選擇什么樣的產品,就要理解這個投資具體是怎么樣的事情。

界面:投資者會說我都已經理解,我也很懂了,我干嗎還要依靠你?

殷哲:很多客戶是專業投資人,但是他可能專業投資只在一個類別上面,所以他對其他類別的投資還會有配置需求。除了投資以外,也有保障性需求,我們諾亞是一個綜合性的服務機構,也有保險經紀為客戶提供服務。

我們還有我們的投資者教育服務機構,叫以諾教育,圍繞著投資做各種的海外游學課程、財富學堂,一個是帶他們出去,一個是在國內有一些課程,幫助他們了解各個資產配置的類別風險?;褂形譜判牧槌沙さ囊耘刀緯桃卜淺J蕓突Щ隊?。

投資,同時也是對自我的認知。

界面:那這么多年的財富管理工作做下來,哪些是對你自己影響比較大的事件?

殷哲:我們從券商的一個部門,到成立諾亞,是拜市場所賜。2007年的時候紅杉投了我們,讓我們看到資本對我們的助推,然后開啟了全國的設點.同時讓我們理解了風險投資。然后2010年上市成為一個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
假設諾亞過去跟其他財富管理機構有差異的話,我覺得很重要一點,就是我們一直保持對于品質的追求和基礎資產的篩選和判斷能力,所以在2010年設立歌斐。

現在大家覺得諾亞和歌斐,就像銀行有了它自己的資產管理牌照一樣,這是一個蠻重要的轉折點。

2012年,我們還請麥肯錫重新改造了我們的戰略組織結構體系,把整個的營銷隊伍,區域的發展,組織結構體系,重新進行了改造。分公司得到了更多的授權,讓他們找出自己的能力,每個區域都有自己的目標可以去發展,從而獲得了新的增長引擎。

然后是2012年設立香港分公司,開始我們的海外的業務。一步一步,我們變得更立體化了。

界面: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梳理和整理過你們這些年的投資收益?

殷哲:當然是有的,但私募產品不能宣傳。總的來說,還是非常的穩健,每年客戶參加我們年會的人數越來越多。

未來的話,家族辦公室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一個發展點,而且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準備。

畢竟我們在不同的資產類別當中,現在已經構建了一個比較完整的產品體系:PE上有跟投的、直投的項目;房地產也有收購資產的;然后在二級市場我們今年還做了一個基金經理的孵化平臺,支持一些規模不是很大,但是很有投資理念的基金經理,做更多的深度合作。

界面:你們留住人靠什么呢?

殷哲:靠文化、靠制度、靠平臺,靠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相互促進,共同成長。

資產管理核心是要賺長期的錢,平臺的價值非常重要。

界面:你們在產品架構上跟各家私人銀行部那些有多少差異?

殷哲:側重點可能不一樣。我們定位是一是配置型的資產管理模式,二是多資產類別。而在不同類的資產當中,都是一個圍繞核心圈建設的一個過程。

總結一下我們自己的投資理念,一個是配置,一個是長期,就必須要看周期。然后要有逆向思維,始終堅持基本面,不賺短期的套利的錢。在每一個資產類別中都有不同的投資組合和策略方法。

界面:你們一年要看多少項目?

殷總:可以說市場上絕大部分的GP,不管是證券管理人還是股權管理人,我們都有所覆蓋并有較深入了解,房地產項目也是一樣,上海的寫字樓基本上都看完了。

界面:你們現在會投房地產嗎?

殷哲:做組合,選項目,投優先股。我們房地產團隊是完全是按項目封閉運作的,跟一個開發商他自己做測算是一模一樣的流程,它的成本結構如何?所處的位置怎么樣?未來銷售會出現什么情況?它成本怎么控制,具體操盤的團隊是誰?我們很多團隊成員過去都有在開發商的工作經驗。

界面:他們這叫轉型嗎?

殷哲:算是吧。

我們特別在意團隊必須具有行業經驗,尤其是具有行業聚焦經驗的專業人才。能夠深入地自上而下開展投研。除了地產,汽車金融也是一樣的,所有的數據全部對接,封閉運作、監管?;褂邢研糯?,所有的消費信貸數據,全部都是系統對接的,有上億條數據在我們的系統上走過,我們追求的是對底層基礎資產的了解,不理解的我們就不做。

界面:最后,我們談談你所理解的投資吧?

殷哲:從長期看,任何一類資產經過風險調整后,收益率都相差無幾,每一種大類資產的收益率的高低是因為承擔了不同的風險溢價。我們需要理解市場上每一種資產類別的特性,及在大類資產組合配置當中扮演的角色,在不同的時機去選擇和配置。

巴菲特曾說過,在投資過程中,你并不是為了去賺快錢,最重要的目標是能夠悠然地欣賞自己的資產慢慢增值。希望所有投資人在經濟波動的情況下的話,依然也能擁有這樣一個好的投資心態。

采訪花絮:

殷哲很有意思,談公司他滔滔不絕;說自己,通常一句話打住。

比如問他:“大家都在跑馬拉松,你跑嗎?”

他說:“不跑,但我在健身?!?/p>

“你給兒子談錢嗎?比如那個銀行家冰箱里拿肉的故事?”

“不談,讓他根據自己興趣發展?!?/p>

十幾年來,殷哲已經習慣了每天6點就起床,在8點到公司前便對工作做好初步準備。和做二級市場的人習慣盯盤不同,殷哲擅長代表投資者盯住優秀的基金管理人。他認為,只有行走在行業的前沿,方能持續性地抓住市場的機會。

殷哲說,對于當下的中國來說,雖然短期的壓力和挑戰很大,但長期趨勢依然看好。同時,我們要關注到短期一些不確定的拐點,在我們未來回頭看的時候,這些拐點都會成為將來產生很好投資回報的確定性機會。

這么多年,殷哲堅持了一條道路:一定要讓中國的高凈值人群接受組合配置。殷哲和團隊一起,極力地向用戶說明:一定要做跨區域、跨資產、跨策略、跨風格的綜合資產組合配置,將風險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圍之內,通過獲取穩健的收益實現財富傳承。

因為聊得隨意,時間過得很快。他們品牌的工作人員怕打擾到采訪,就訂了食堂的飯菜說要送過來,但上來的居然是日料??次移婀?,他有點得意:“我微信跟她們說食堂飯菜不適合你,去旁邊日料店新定的?!?/p>

殷哲還是一個上海好男人。


合格投資者認定

根據《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》第四章第十四條規定:“私募基金管理人、私募基金銷售機構不得向合格投資者之外的單位和個人募集資金,不得通過報刊、電臺、電視、互聯網等公眾傳播媒體或者講座、報告會、分析會和布告、傳單、手機短信、微信、博客和電子郵件等方式,向不特定對象宣傳推介?!?/p>

歌斐資產謹遵《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》之規定,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資者宣傳推介相關私募投資基金產品。

若您有意進行私募投資基金投資,請確認您符合法規規定的“合格投資者”標準,即具備相應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,投資于單只私募基金的金額不低于100萬元,且個人金融類資產不低于300萬元或者最近三年個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萬元人民幣;并且您對天天基金以及其平臺銷售的私募投資基金有一定的了解,是歌斐資產的優質注冊客戶。

此產品為私募基金產品,僅可以向合格投資者進行推介,請確認
無法確認
返回首頁